八關齋戒受戒心得


八關齋戒受戒心得    文/盧素貞

       自從離開前道場,重返職場,已有三四年。弟子沒有觀自在菩薩的智慧,不但身行染著,更涉五毒,想找個地方洗洗。

  諸佛菩薩有大智慧,「大智文殊師利菩薩」因之前腦袋亂亂,曾誦持一段時間,感覺比較靠近,便日夜持誦「南無大智文殊師利菩薩」聖號。

  幾個月後,於睡夢中亦或假寐時,時常有一金光明立體「殊」字在眼前翻轉,直覺那是因誦持聖號的感應,也不在意。直到有一天,因睡不著,騎機車在街上亂晃,經過「曼殊佛寺」,老覺得有東西吸引,便朝感應點望去,啊!!不就是那個「殊」嗎!拔下鑰匙,就進山門。

  又上網時,瀏覽千佛山的網站,看見超Q的老和尚畫像,點入老禪師講座-線上影音聽法,很攝受。進入看有否新訊息,看見天岳山「梵音禪寺」將舉辦八關齋戒,線上報名,可省卻書信往來時間,就點了進去,完成報名手續。

  戒和尚領我們誦戒條時,其中有兩條:於父、母親生病時,能否親身照顧而不厭煩?當下心中一陣悲痛,答不出「能持」兩個字,又不敢讓眼淚流下來。並不是自身父母生病時沒照顧過,而是因為身為看護,看到太多「久病床前無孝子」的例子。通常是個案接進單位時看過家屬,直到個案往生家屬才再出現。

  弟子慶幸家中兩老身體硬朗,不用我們操心。祖父母生病時,父母對於祖父母的照護無微不至,我們兄弟姊妹都看在眼裡。每當新接進來的個案年齡和父母相當時,就會想到雙親。

    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之路,而我們的工作就是陪伴面臨人生階段最後行程的人,讓他們好好走,可惜送到我們單位的個案,沒有一個是真正好走的,身體腫脹壞爛的痛,連哀嚎都沒有能力。弟子時常在想,躺在床上的這些人,心裡在想甚麼?人生走到這個階段,過去種種、是是非非,只能無奈看甚麼時候這口氣會斷?然這口氣斷了,就能真正解脫嗎?

  從事這行,有人讚嘆,有人藐視。讚嘆我們的,了解沒有我們,病人就沒人照顧;藐視我們的,覺得我們身體雙手,沾滿病人身上的病(菌)毒及排泄物。沒有慈悲心、沒有耐心及過人的體力,作不了這行。

  工作單位目前人力吃緊,因一人負責十幾床病人,工時長,超過一半同仁離職,全因身體負荷不了,開刀的開刀、住院的住院,又因近日過勞死的案例增加,發現每日工作超過11小時的人,平均過勞死機率佔75%,而我們一天工作12個小時,弟子曾建議老闆將工時調整為三班制,每日工時8小時。同仁都說以前就建議過,但老闆並未同意。於受戒前,弟子亦萌生辭意,想說受戒回來換老闆。但回過頭來想,同仁一個個離開,留下的工作將更繁重。雖然公司一直在徵人,但二個多月,好不容易來一個,人力還是吃緊,因為走的比來的多。心裡會抱怨公司利益掛帥,只知道賺錢,不顧基層死活;但看看這些病人除了等死,還是等死!而弟子我呢!還有行、住、坐、臥的自由,還有表達自己意願的能力!

  半數以上的病人其實意識清楚,只是他們無法表達;我們能從面部表情或抿動的雙唇讀出他們想表達的意念。有些家屬會準備收音機讓他們聽,但其實收音機是我們在聽,因為我們不知道病人想聽哪台。

  弟子常想,如果收音機裡傳來大善知識開導臨命終之善法,而非此靡靡之樂,是否對病人會較好?雖然不是每人都是佛弟子,是否能在某時段,使各教法流傳,讓病人至少知道,身體不能自主,但還有本性的自在!

      跟主管拗四天假,遁入山林將心沉澱,用梵唱將身體從頭到腳滌淨,每呼吸一口氣,都感覺活力充沛。原來要離職的心,放下了;不管老闆是否利益掛帥、不體恤我們的辛苦,病人是最重要的;因為沒有我們,他們無法自理,其他同仁會因為弟子離開,工作更繁重。弟子沒德行,不會傳導臨命終善法;惟盡一己綿薄,祈願哀苦眾生,不再輪迴,永絕惡道,離苦得樂,趣向菩提!
  • 天岳山梵音禪寺
  • 電話:07-6752919
  • 地址:高雄縣甲仙鄉大田村百葉巷16號
  • 地圖
  • 版權所有 © 千佛山全球資訊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