禪的語絲

    所謂禪蹤禪跡,應該從日常生活中任何起心動念,好好地抓住它;因那正是禪那的誘因,最能引發「疑、思、悟」的殊勝之機,而進入「覺」的世界!

禪的語絲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白雲老禪師著作

   一

   禪行者,於耳目之所及,切忌但存挑剔,不妨依作鏡照;返觀自我的起心動念,別人如何?自己又如何?

        二

    挑剔,對象不是別人,對別人,應該多與體諒;挑剔自己的過失,具有檢討與改進的作用,也就是所謂修。

        三

    修行的詮釋: 修是修養,行是行為;修養自已的「身、語、意」行為,就叫做修養。

        四

     如何明心見性呢?     唯有修心養性!

        五

     佛法不是用來作武器,專門刺傷他人。

     佛陀所說的道理與方法,是用來調整自己的缺失;務期使不好的調整成好的,使好的更為增上。

        六

    分別心發動之時,不能一味地計較和執著,必須進一步去認識和瞭解;從探討及時有所發現,則可以淨化無始的業力,修養成可以明見心性的智慧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 七

    「因誤會而結合,

      因瞭解而分開。」

    時下的男女關係是比較任性的。

    但是,可曾想過,誤會的是彼此的優點?抑或是缺點?

    尤其,結合在一起的,那一份「愛」的誘因,當心念中發起要分開之時,愛的誘因到那裡去了?

    如果,好好的想一想,結合時是彼此決定於愛的誘因;結合後,只為一份強烈的自我意識,忘了還有「彼此」;憑藉自我的任性與衝動,活生生地否定了愛的誘因。

    請問:但有自我,跟誰結合?

    再說:彼此真能瞭解,不是更好相處麼?!

        八

    一張臉,一頭髮絲,以及那些掩蓋醜態的服飾;可曾想過,代表生命的時空,汝為之消耗了多少?又回收了多少?

    不是麼?生活中最珍貴的精神與物質,曾經以「愛拼才會贏」的幹勁,從辛苦中掙得;然後,投注於一張臉,一頭髮絲,以及那些掩蓋醜態的服飾。

    想想,何不淨捨於殊勝的饒益功德之上!

    (切記:饒益自己以外的許多人,方稱殊勝功德。)

        九

    萬里晴空,藍天顯得冷漠;大地上,萬物少不了一些期盼。

    茫茫人海,充斥喜怒哀樂;心念中,人們少不了一些期盼。

        十

    天賦你我許多,卻不能表現淋漓盡致;善用智慧的人,往往比別人擁有的要多;智慧的形成,來自點點滴滴的知識與經驗;想一想,至今你蒐集了多少的點點滴滴?

    十一

   榮與枯,盛與衰,全在自我的主宰。

  修養般若波羅蜜的人,往往抓住的盡是榮與盛;耽於放逸懈怠的人,則逃不脫枯與衰的悲慘命運!

        十二

    遊山玩水的人,對山水的態度,不是讚歎,便是毀傷,很少有人願意付出一份誠摯維護的感情。

    人,遊走人與事之間,往往面對人與事,不是挑剔,便是評詁,很少願意以學習的心態,好好地珍惜;尤其是所謂的「三人行、必有我師」的謙恭,似乎應該從來與「我」無關。

    但是,可曾以之作為鏡照,返觀「他我」即是「自我」

之時;想想看:

    閣下的起心動念中,發現的又是一些什麼呢?

十三

    禪行者之所以能夠洒脫自在,主要的行為表現,在於面對「是、非」之時,徹見是非的利與害,卻止於明辨,而不是參與。

        十四

    修行的人,若欲不傷害他人,同時也要保護自己;首先學著不將自己的痛苦與快樂,任性地加之於他人身上;其次是修養自己的「受、想」,遠諸色塵緣境,莫使發生情識作用,務期從自我所起的「受、想」,轉變為道我的「非受、想」;而後,在時空中恒久的精進,以至入於覺道的「非非受、想」方稱是個真實的修行人!

        十五

    學佛之道,在追求「了生」,務期「死的解脫」;或者說,於「生」的明了,則「死」即解脫;未來之世,便不再受「眾生」的苦,自然也就不受「諸死」的苦了。

        十六

    學佛,即在學智慧,而且是突破(出離)世俗的,能夠化解問題(煩惱)的;有了智慧,纔能出離色塵緣境,化解問題,遠諸煩惱,也就是具足覺悟的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 十七

    智、闍那,舉凡一切的知識與經驗。

    慧、般若,運作知識與經驗於現前,使其成為力量,化解問題;結果所得,是肯定的饒益功德!

        十八

    看藍海,見碧波,共長天,卻成一色。

    聽旋律,耹音符,藉管絃,整合一曲。

    人,依憑耳目之所到,總在見聞中討生活,跳不出聲色的圈子,迷惑於自我意識的日子;有幾人?放眼廣聞,深思熟慮,那些不同的語音,不同的膚色,不同的族性,不同的人文史實,何以生起許多的分別?

    難道,何者是人?何者不是人?

    禪行者的修養,當知:

    理相,只是生、住、異、滅,精神的。

    事相,但顯成、住、壞、空,物質的。

    倘若,認清了:

    感性的,自毀傷他,無非是不捨自我。

    理性的、自評詁他,任也是不離自我。

  因此,是非之內,固執於主觀意識;是非之外,雖設客觀,又何曾突破了是非的圈子,真能做到不參與是非!

        十九

    能夠做到明辨是非,而又不參與是非的人,即使面對許多的是非,亦不至成為是非範疇之內的人,應該是一位「學佛」的人!

        二○

    但以自我意識分別人與事,好像是自己懂得很多,其實已經陷入了奴才的行列,被人與事迷惑了;一個學佛的行者,於人與事之前,如果能夠從分別中察覺,以至誠心地返照,必然地可以增長智慧,行於菩提道上。

        二一

    嚴而不苛是教法,愛而不溺是家法,諫而不損是良友;慰而不朦真情意,堅而不頑講原則,稱得上人間處處有淨土!

        二二

    禮佛、在追求菩提。

    禮法、在修學般若。

    禮僧、在尊重知識。

        二三

    問題發生之後,以一句「我怎麼知道」來保護自己的人,其實是表現愚癡之後的藉口;就好像常說「做人真難」的人,忽略了自己的修養之不足。

        二四

    百依百順,並不代表溫柔或體貼。

    安貧樂道,並不表示幸福或快樂。

    饒益功德,全在修養中的內涵,是否肯定實際上的價值!

    佛法的成效,講求不傷害別人;可是,自己同樣不可以受到傷害;亦如懈怠與精進,但能突破自以為是的情識分別;又如悲憤與進取,悉得遠離計較與執著,所謂人法皆自在,方入清淨之道。

        二五

    伴著孤獨數煩憂,無異望著良田數稼穡;從來不肯付出汗勞耕作,亦不事辛勤灌溉;到頭來,免不了仍舊孤獨,依然煩憂!

        二六

    勇於接納自己以外的人,往往是擁有最多的人;相反,但知推銷自己的人,終究是個止於代銷而不會生產的業務員。

        二七

    不要一味的計較別人說些什麼?必須確定自己正在做些什麼!否則,只是要求別人做佛菩薩,而自己長久地處於凡俗眾生之位。

        二八

    政治行為是:

    有的能說不能做。

    有的能做不能說。

    有的要做也要說。

    宗教行為是:

    不能說的要善巧說。

    不能做的要權宜做。

    但能契應於饒益功德;

    可以方便的說與做。

        二九

    名身、句身、文身,是經論典籍的組合方式,不能一味地在相上轉來轉去;必須深入探討諦義之所在,或者說,必須發現「法」的效益性,纔能展現出佛陀所留遺教的無上功德!

        三○

    身口的造作,源自意識的動力,確定造作值率;意識的主控,在於心念之所起;心念的內涵,緣於八識田中,已經存放的種子成分。

    是故,行者之行,在維護身口意,在調適吾人之心念,在培育正行的菩提種子!

        三一

    方、是隨方不昧。

    便、是便利巧用。

    方便不是隨便,是權宜於饒益功德之時!

電子書試閱


版權所有,未經同意請勿任意印製發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