歷代祖師

木陳道忞禪師(1596-1674)
  是天童山弘法禪寺密雲圓悟禪師的法嗣。
生於明末清初,為廣東省潮州林氏子。在天童主寺務時,號山翁,字道忞。

起初修習儒學,仕宦後,閱讀大慧宗杲的語錄,即在廬山開先寺若昧智明處披剃。後以父母執意,還俗結婚生一子,於二十七歲再度出家,依憨山德清受具足戒。之後四方參訪,後來參謁天童山金粟院圓悟禪師,親炙十四年,成為同門十二人中最為優秀的一位而繼承法席。

順治己亥十六年(1659)奉詔入京,住萬善殿,常與順治皇帝談禪論道說法,賜號「弘覺禪師」。

此事詳載於「奏對錄」及「弘覺忞禪師北遊集」等。逾年,請辭,留弟子旅菴本月主持善果寺,山曉本哲主持隆安寺;南返,隨行的有本晝、本亮二位高弟。

晚年時,離開金粟院,隱棲於會稽化鹿山明洞天,選擇立塔於黃龍山峰,開立了平陽堂。

康熙十三年入寂,世壽七十有九。著有弘覺忞禪師語錄二十卷,收於清朝之龍藏。另有弘覺忞禪師北遊集六卷、奏對錄、山翁忞禪師隨年自譜、詩文集。其中,北遊集一書被清世宗視為不敬乖謬之書而銷毀;隨年自譜則收載於新加坡馬來亞大學東方學報一之一中。

法傳本晝,為平陽堂第二世,本晝後辭去,由本亮繼承為第三代祖,清代的山水大師石濤元極,即是本亮禪師的得意弟子。

衍派:臨濟宗第三十一世。
木陳道忞禪師於紹興平陽另演二十八字;
道本元成佛祖先   明如杲日麗中天
靈源廣潤慈風溥   照世真燈萬古懸
   
天岳本晝禪師
  是天童山金粟院木陳道忞禪師的法嗣。
湖南岳州湘陰人,於儒士聲望,與乃師等量齊,世俗情誼,猶同兄弟,時號之直木道人,著有直木堂詩集。
曾主持平陽宏覺寺,後請辭平陽,入洞庭,於岳州建立天岳道場,寺名為梵音。
衍派:臨濟宗第三十二世。

平陽下第二世岳州天岳本晝禪師於天岳山另演三十六字:
本惟恆    用寧勤   月虛白    鏡空明
離慧辨    通無心   歸太宗    一法印
昺當機    六可證   此燈傳    利度盡

法嗣:
本晝禪師於天岳山所傳──
元果惟真禪師
妙雲恆厚禪師
道體用智禪師
安照寧心禪師
大定勤法禪師
智正月季禪師
平凡虛因禪師
以上所列,係天岳山得法之直系,其他法嗣尚多,不克枚舉。

※ 附錄本畫禪師之詩二首

忽厭
何嘗面壁或書空,直厭虺隤紫陌風。
明月山巔邀我去,寒泉天岳一倥侗。

欣然
前前後後是猶非,祇在欣然一契機。
麋鹿猿猱知渴飲,難撓獨鶴傍林飛。

 
   平凡虛因禪師(1867-1967)

虛因禪師是天岳本晝禪師的八代孫。

河北宛平葉氏子,曾中舉人於清末,求進士而落第。基於宦海非其志,利祿非其願,乃於二十七歲南遊,投禮月季禪師剃髮出家,字虛因,後參月印師伯(旁系)而得悟。

後辭天岳,即肩負背架,暢遊江南。約三年,駐足湖南桃花江上游的浮丘山,改碧雲峰的雷神廟為雷音寺,是為開山一代祖。不一年功成身退,託弟子夢哲白淨禪師住持寺務,並繼承浮丘山二代祖,可惜捨報太早,僅得僧臘十一年,世壽三十九歲。後得清代封侯的歐陽世家後裔──夢殊白雲禪師接承衣缽,得未斷三代單傳的香火;誠然,是為因老禪師曾經所歎「僥倖也」的釋懷語!

師於岳陽樓東北,洞庭湖內,浮立湖上的扁山西臨湖處,建一草庵曰「一椽居」。師曾潛隱扁山草庵,輒喜「垂釣生活」,而有「釣水瘋僧」的稱號,然地方上的父老皆稱其為「釣水和尚」。初時,鄰近的漁戶並不知真象,因此見者不是詛咒即是毀謗,後來窺破秘密;原來其釣無鉤,僅有一桿一線,連個浮筒都沒有!嘗有人探詢其原由,卻作如此的回答:「子牙直鉤,老僧無鉤,線桿隨和,常為意陶」!有好問者說:「如何得魚?」則緩然起釣,提線繩出水,即見繩端掛著活鯉逾斤,搖首擺尾,必待喝一聲:「去吧!」始張口脫釣入水而去,留下線繩於湖面隨水波動,隨即爽朗大笑而禪唱之,

曰:
釣兒無鉤為釣水,簍兒無魚滿清風,
人魚同為自由命,何忍捕殺飽食神?
倘使魚兒會說話,必責漁夫狠毒心!
老僧從來不說法,唯祈世間盡善人!